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户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另一场和时间的赛跑
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李克强开会打出这套“组合拳”

冯鑫涉行贿被批捕,暴风集团半年流动负债20亿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发布时间:2019-09-03  来源:凤凰网-南方都市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冯鑫涉行贿被批捕,暴风集团半年流动负债20亿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9月2日晚,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宣布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消息传出时,暴风集团股票已收盘,当天暴风集团股价上涨1%,报5.03元。

  此前暴风集团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为2.64亿,流动负债为20.83亿元。若暴风集团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集团上半年流动负债20.8亿,股票可能暂停上市

  据了解,早在7月28日暴风集团就发布公告称,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对于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原因,暴风集团在7月31日晚回应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时透露,“冯鑫先生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经核查,公司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尚未知是否与公司有关。”

  至此,暴风集团陷入内忧外患之中。

  8月30日,暴风集团发布半年报。财报显示,暴风集团2019年上半年收入8359.3万元,同比下降89.44%,净亏损为2.64亿,流动负债为20.83亿元。子公司暴风智能半年度亏损为8743万元,流动负债达16.64亿元。2018年冯鑫提出All for TV战略后,主要业务为智能电视的暴风智能曾一度被寄予厚望,但如今暴风智能却成了上市公司的拖累。

  2019年7月,暴风集团公告称,暴风控股将其持有的暴风智能6.748%的股权以1000万的价格转让给忻沐科技。转让完成后,暴风控股持有暴风智能4.1335%,忻沐科技持有暴风智能6.748%,暴风集团持有暴风智能的股权比例未发生变化。暴风集团表示:“公司将失去对暴风智能的相关经营活动的主导作用,将丧失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暴风智能将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与半年报同时发出的,是暴风集团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暴风集团表示,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规定,若暴风集团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2019年年末的净资产为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暴风陷入6.9亿官司,冯鑫或将承担连带责任

  除可能面临的暂停上市的风险外,半年报中还披露了暴风集团正面临的巨额官司。而冯鑫因为一份共同签署的回购协议,可能要因此承担连带责任。

  2016年3月,暴风集团旗下暴风投资与光大证券旗下光大资本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打算设立浸鑫基金,收购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版权海外公司MPS 65%的股权。

  同时,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还共同签署了《关于收购MPS股权的回购协议》,其中约定暴风集团承诺在初步收购完成后的18个月内回购浸鑫基金持有的MPS的股权。冯鑫作为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也签署了承诺。正是这份回购协议,为暴风集团和冯鑫埋下了祸患。

  据了解,浸鑫基金目标募集规模为人民币52.03亿元,其中光大浸辉、光大资本、暴风投资和暴风科技分别出资100万元、6000万元、100万元和2000万元。出资最多的是招商财富,达28亿元。

  浸鑫基金对MPS收购完成后不久,MPS经营陷入困境,并于2018年10月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为此,暴风集团对浸鑫基金分别计提了1.42亿元权益性投资减值损失和4800万元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原因皆为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

  随后,因为暴风集团没有履行回购义务,光大浸辉和浸鑫基金将暴风集团诉至法庭。2019年5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收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送达的相关诉讼文件,光大浸辉和浸鑫基金请求法院判定暴风集团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9亿元及利息6331万元,并要求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曾于7月30日在其朋友圈发文表示,“所以创业者一定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虽然冯鑫今天走了弯路,相信他一定会重新起来的!”

  为应对诉讼,暴风集团于8月7日发布公告宣布和康达律师事务所签订合同,一审代理律师费人民币80万元,如本案进入二审程序,二审代理律师费人民币64万元。公告显示,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第一项诉讼请求被全部驳回或全部未被支持,暴风集团按照诉讼请求金额的6.656%向康达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第一项诉讼请求部分被驳回或部分未被支持的,暴风集团按照最终判决或支持的金额与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诉讼请求金额的差额部分的2%向乙方支付律师费。也就是说,如光大浸辉、上海浸鑫的第一项诉讼请求被全部驳回或全部未被支持,暴风集团最高将向康达律师事务所支付超过5000万元的律师费。

  目前,该案尚未开庭。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汪陈晨

 

  相关阅读>>>

  暴风集团冯鑫被批捕:涉嫌行贿 职务侵占

  冯鑫涉行贿被批捕,暴风集团半年流动负债20亿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暴风集团风光不再:上半年亏2.64亿净资产为负 恐被暂停上市

  暴风之变背后:实控人为公司债务“无限连带” 是宿命也是义务

  股价崩盘,“暴风”为何跌下巅峰?错失风口,“暴风”往哪吹?

  影音失势,体育溃败 视频元老暴风打烂了一手文化牌?

 

中国企业网摘编 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