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重磅文件!涉及户口、土地、股市、利率制度|全文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另一场和时间的赛跑
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李克强开会打出这套“组合拳”

暴风之变背后:实控人为公司债务“无限连带” 是宿命也是义务

发布时间:2019-09-03  来源:凤凰网-经济观察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暴风之变背后:实控人为公司债务“无限连带” 是宿命也是义务

  文缪因知 7月28日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虽然所涉嫌罪名尚未公开,但已然在资本市场投下了震撼弹。暴风集团股价29日开盘跌停,市值已经不足19亿元,而4年前其市值还一度突破400亿元。

  7月29日,一张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的朋友圈截图显示:“其实一家公司能上市,最苦一定是创始人”,“创业者一定要谨记一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虽然冯鑫今天走了弯路,相信他一定会重新起来的!”这一条朋友圈,也为媒体广泛流传。

  签下个人连带责任,是公司实控人的宿命和义务

  据暴风集团公告披露,截止2018年底,暴风集团的亏损已经高达11.23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有的债务已经进入执行阶段,如5月由于浸鑫基金风波,被法院判决要支付本息7亿多元回购金。这其中有多少债务是要冯鑫个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尚不清楚,但看来不在少数。

  暴风集团虽然上市有年,甚至一度作为连续涨停34次的妖股而令世人侧目,但说到底,仍然是一家轻资产的公司,其核心技术也较为欠缺(此亦系其目前陷入困境的原因)。从长期来看,暴风集团仍然一家处于“创业期”的公司,其成长前景仍然与一个人的人力资本息息相关。事实上,冯鑫亦承认公司99.99%的错误都来自于自己缺乏业务能力、资本能力、自我膨胀又想凭运气等。

  所以,暴风公司的债权人要求冯鑫个人作为公司的连带保证责任人,并不过分。公司本身无实质性资产、重度依赖集大股东、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于一身的冯鑫,要拿“公司债务由公司资产承担,与股东个人资产无关”来说事,通得过法律的最低标准,通不过商业谈判的普通标准。暴风集团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其净资产为—8.97亿元,恰恰证明了公司债权人要“冯鑫”连坐的先见之明。

  冯鑫不是被压迫者,他承担责任的对价是对公司的全面控盘,他满载着公司利益相关人员的厚望和信任;他有过个人持股市值超过100亿元的高光时刻;如果公司的“创富暴风”能持续,他是最大一份货币性利益和非货币性利益的收割者。

  冯鑫也不是公司创始人中最苦的。广大中小企业的创始人、控制人以个人全部财产为公司债务担保,在《公司法》规定的股东对公司债务的有限责任(即限于对公司的已投资额)之外,再自愿加上一道《担保法》下的第三人连带保证责任的法律枷锁,用自己的全部资产来担保(即无限责任,不限于对公司的已投资额),实在是太过普遍的现象了。

  诚然,或许有一部分控制人是由于过于随意、不仔细看合同,而签下了连带保证的条款。但毕竟能创办公司者,大多没有那么蠢萌。更多的情况恐怕是由于形格势禁,不这样,就无法取得债权人的信任。他们要转身而去,也很难找到更为“心大”的债权人。

  企业家“重新起来”,尚待个人破产法的支持

  虽然有投资人对冯鑫“重新起来”充满期待。这也符合传统的英雄叙事的模式。不过,若冯鑫是被巨额债务压垮,那他重新起来的难度比起单纯的入狱更为困难。

  我国目前只有企业破产法,没有个人破产法,即便在最坏的情形下,暴风集团公司破产、退市、主体注销,冯鑫也仍然要对相关债务终身负责,只是不需要“父债子还”而已。摆脱囹圄后,若不能及时偿债,他也很难摆脱失信执行人的身份,届时连乘坐高铁都会有难度,再次创业何其难。

  发达国家的个人破产法的要义,就是给了一个人特别是企业家摆脱无法偿还的旧债、“重新起来”的机会。本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多个部委联合发布了《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其中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仿佛为个人破产制度注入了强心针,也激发了很多讨论。

  但是,2018年9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布的立法规划中,即便是“立法条件尚不完全具备、需要继续研究论证的立法项目”中也没有个人破产法,这意味着至少2023年以前个人破产法不会进入立法准备阶段。而破产制度事关方方面面,包括对债权人的合理保护,在当前社会信用条件、财产登记查询条件下对逃废债务的防范等,异常复杂,也不适宜由相关部委先做规定。故而,个人破产制度如何推行尚待思考。

  回到本案,最值得汲取的教训的仍然是公司经营者如何打好自己手中的牌,暴风集团的两大主要失误,一是高估了自身智能硬件等新技术的研发能力,使得暴风智能公司成了集团的头号出血点;二是糊里糊涂地开展了海外收购版权公司的活动,缺乏应有的风险控制意识和手段(参见此前经济观察报文章《浸鑫启示录:差额补足承诺不是风险控制手段》),至今官司未结。

  冯鑫为公司、为合作伙伴挖下的坑太大,最终令自身一起跌落,令人唏嘘。但若他像贾跃亭那般融来更多的资金,并在商业帝国灰飞烟灭后安然抽身离去,是更大的不公。冯鑫为公司承担个人连带保证责任,并非命运对他的苛求,而至少是这一代所有的技术型公司创业者的宿命。命运的金枷锁并非只是负担,很遗憾,他没能扛到能解锁的那一日。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经济观察报管理与创新案例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暴风集团冯鑫被批捕:涉嫌行贿 职务侵占

  冯鑫涉行贿被批捕,暴风集团半年流动负债20亿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暴风集团风光不再:上半年亏2.64亿净资产为负 恐被暂停上市

  暴风之变背后:实控人为公司债务“无限连带” 是宿命也是义务

  股价崩盘,“暴风”为何跌下巅峰?错失风口,“暴风”往哪吹?

  影音失势,体育溃败 视频元老暴风打烂了一手文化牌?

 

中国企业网摘编 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